单亲母亲将重度脑瘫儿子送进哈佛:不想他因疾病自惭形秽_《参考

  •   港媒称,中国中部湖北省先天残疾的29岁男子丁丁出人意料地被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录取,他将其学业上的成功以及能够克服许多身体上的缺陷归功于母亲的和无止境的奉献。

      据《南华早报》网站5月16日援引内地报道,1988年,丁丁因宫内窒息而患有脑瘫,医生他的母亲邹翃燕放弃这个孩子,说这个孩子没有抢救价值,将来非傻即瘫。甚至连孩子的爸爸也同意医生的,对邹翃燕说,这个孩子会拖累他们一辈子。但邹翃燕医生甚至丈夫的劝阻,生下丁丁这位重度脑性的儿子,即使当一名单亲妈妈也在所不惜。同时,她不遗余力地帮助儿子克服困难并充分挖掘其潜力。

      报道称,为了支撑这个家并为儿子提供治疗,邹翃燕干了好几份工作,她不仅在武汉一所学校里做全职教师,还兼职做礼仪培训甚至卖保险。她风雨无阻地定期带丁丁上康复课,学会了如何按摩他僵硬的肌肉,此外还陪儿子玩开发智力的游戏。

      这位母亲从一开始就认为,她的儿子必须要学会尽可能地克服身体上的残疾。例如,丁丁存在手部运动不协调的问题,很难学会用筷子。尽管很多亲戚都说,丁丁吃饭时不使筷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邹翃燕训练他使用筷子。她说,要不然他每次跟别人吃饭时都需要跟人家解释他为什么不会使筷子。

      她说:“我不想他因为身体疾病而自惭形秽。就是因为他很多方面不如别人,我对他的要求才更高,让他更努力。”

      2011年丁丁从大学科学与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同年进入大学国际院攻读硕士学位。去年3月,已经工作两年的丁丁被哈佛大学院录取。

      丁丁说,他常常想念现住在湖北荆州的母亲,在他眼里,妈妈是“导师”。邹翃燕则称自己是孩子的挚友。(编译/许燕红)

      中新网新疆奎屯11月15日电 (记者 杨东)韩凯右手扶着轮椅的扶手,左手无名指用搜狗拼音输入法打字:“我拼命挣钱,为了能够到内地大医院治好我的病。”

      记者注意到,轮椅上的韩凯,上肢微微斜躺,听力敏捷却不会说话;“一指禅”打字似乎很吃力,速度却并不慢。

      鉴于此,记者问话很谨慎,他却在电脑上把记者欲问又止的话一股脑敲下来;凡无需语言回答的问话,就点点头;需要用语言回答的话,才用左手的无名指点击键盘。

      记者由此知道了韩凯身患严重残疾;1990年出生在新疆兵团第七师一二七团;难产致使脑瘫,不能站立,不能说话,手脚行动极为不便,迄今没有上过一天学;母亲是团中学的英语教师,父亲是普通职工;稍大些,父亲辞去工作,全力照顾他;父亲他上电脑玩游戏,“五笔”输入法和“智能ABC”打字,最后确定只用“搜狗”输入法打字,登录qq和陌生人交流交友——学会了做电商。

      2010年夏,江苏淮安市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结成了对口支援关系。新疆兵团委员会组织部号召新疆兵团援疆人员开展“交一个朋友、认一门亲戚、办一件实事、引一个项目、搭一座桥梁、提一条”为主要内容的“六个一”活动,以充分发挥援疆人员的桥梁纽带作用,进一步放大援疆综合效应。

      新疆兵团组织部一位官员称,活动着眼先进,不断提高兵团干部人才的综合素质;着眼联系服务职工群众,形成心往一处想、劲朝一处使的合力;着眼促进民族团结,凝聚、赢得;着眼增强造血功能,助推新疆兵团产业层次提升;着眼加强交往交流交融,拉近新疆兵团与内地的感情联系;着眼贡献发展良策,为新疆兵团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来自各省在新疆兵团援疆指挥部的,积极响应扎实开展“六个一活动”。江苏淮安援疆指挥部牵线搭桥引进了浙江义乌瑞豪集团,在第七师奎北新区斥资建成了瑞豪电子商务产业园。凡有志于在这里创业的人,都可以享受到多种优惠服务。

      在家中做电商多年的韩凯被吸引到瑞豪电子商务产业园,专门经营棉被网套,韩凯任负责人,4名合作伙伴,分工合作,紧张有序。

      他左手边的女同伴是邻居,长相清秀,语言温和,说起韩凯充满感激之情:“他的心态很阳光坦然;他总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做事细心——我常常忘记回复客户,总是他及时提醒我;出门时,他示意我带上手机。他每天上午由父亲带着做康复训练操,下午来上班;来到班上加紧工作,把上午的时间抢回来。他爸爸每天开车接送他上下班;下午下班我和他一起回家,省了我不少费……”

      究竟是什么支撑着韩凯在轮椅上从童年走到青年,却不向命运低头的?“韩凯棉被哥”的宣也许正是答案——其上印着韩凯坐轮椅被人推着行走在棉花地边和一只手打字的照片,《让你不冷》的文字提到:我比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幸运。虽然我连点燃一根火柴都做不到,但我有爱我的父母,有父母的棉被,我的冬天从来不冷……我卖不了火柴,但我可以卖棉被;我想在自己还行的时候做出点事业……

      中新网泉州11月4日电 (廖静)自从2013年3月31日女儿雯雯(化名)出生以来,福建泉州普通市民王浦洪一家就没了笑容:因为女儿出生后不久被诊断出“脑瘫”,如今快四岁了,不仅生长发育缓慢,四肢无力,无法站立,更是无法说线日,王浦洪从福建泉州丰泽区拿到了状告女儿出生医院的福建泉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人民医院的。该法院认定,涉事医院对产妇及新生儿诊疗过程存在四方面问题:门诊病历书写不规范;孕周及孕产期估算有误;产前对胎监NST异常处理不到位,未进行进一步评估胎儿情况,病情告知不足;对新生儿检测、观察不到位,对患儿病情变化处理不及时不积极。但该法院援引“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认为,医院方面存在对新生儿检测、观察不到位,对患儿病情变化处理不及时不积极的有,但并非致病原因即致病的直接原因,却对患儿病情治疗存在一定影响。

      目前法院的判定结果是,涉事医院赔偿各类费用447327.76元,采信了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评定参与度20%到40%的鉴定结果。但当事人王浦洪并不满意这一结果。他说,该医院在产前没有发现并重视胎儿的异常并及时终止妊娠,产后观察新生儿病情不力,且未能采取有效抢救措施。

      几年来,王浦洪询问了不少专家学者,并自己专研起了医学书,希望揭开这个疑团。不过,他却越来越怀疑,医院方面是否在女儿得脑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目前,法院一审的结果认为:不排除但没有直接证明胎儿存在宫内慢性缺氧的情况。故泉州丰泽区认定涉事医院在产前未充分干预的,与本案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间接关系,负部分责任。

      30日,已经水米不进的李焕梅在大同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诊治后被告知,目前只能采取化疗、电烤保守疗法,初步治疗费用需要3万元。李焕梅说,她拿不出这笔巨款。因为女儿赵丽坤身患重度脑瘫,24小时不能离人。此前,丈夫赵玉春在家照顾女儿,她挣钱养家。自从去年冬天患病后,家里就没有任何收入。现在,依靠亲朋好友接济,全家人勉强维持生计。

      在和医生沟通、咨询后,李焕梅和家人返回家中。李焕梅说,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养女。孩子重度脑瘫,不会说话,不能行动。当初没有办理收养手续,孩子至今还是“黑户”。一旦她撒手人寰,很难想象孩子今后怎么。

      李焕梅一家现居住在大同市南郊区营乡“聚福园”小区。这所看上去还不错的房子,其实是赵玉春的舅舅借给他们居住的。客厅的墙上,大儿子的婚纱照还很鲜艳。卧室内,不会说话的女儿赵丽坤不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一有动静,赵玉春马上上前查看。

      赵玉春解释说,孩子不会说话。因为常年在炕上躺着,身体一难受就会挪动。一不留神,她就会从炕上掉下来。所以,必须有专人24小时。

      李焕梅说,15年前的农历二月初九,她在大同市第五人民医院做保洁时,看到楼道长椅上有一个女婴。除了一席被褥、一张写明生辰的字条外,再无其它信息。周围的人说,孩子被放在楼道已有两天,气息微弱。

      眼看着孩子生命垂危,于心不忍的李焕梅就把孩子抱回了家,并起名赵丽坤。从此,李焕梅和赵玉春轮流照顾女儿,“嘴对嘴喂养”成了他们每天最重要的工作。

      起初,赵家人不甘心女儿就此沉沦,抱着孩子四处求医,但终究无力改变现实。赵玉春的姨妈葛女士说,当初得知他们抱回一个脑瘫儿,亲朋好友都劝他们放弃,可心存的李焕梅始终割舍不下,甚至为此和亲戚争吵。这些年,亲戚接济的钱财多半让他们拿去给孩子看病了。最近,还在读初中的小女儿赵彬甚至交不起300多元的教辅书费。

      在赵玉春家里,虽然冰箱、洗衣机等家电齐全,但没有一件是花钱置办的。葛女士说,这些家电都是亲戚替换下来接济他们的。电视只是个摆设,根本不能使用。此前,靠着打零工和亲戚接济,一家人还能维持生活,但自从李焕梅患癌后,生活瞬间陷入困顿。

      因为经济来源断绝,赵家人把生活标准降到了最低。“挂面、青菜、馒头”是赵家人日常食物。偶有在饭店做工的亲戚送来一些剩饭菜,一家人才能改善伙食。

      赵玉春说,因为家里饭食单一,正在发育期的小女儿赵彬有时会抱怨。他虽心存,但也无可奈何。最近一段时间,赵家人已经连续吃了三个月挂面。赵玉春自嘲自家是“三白伙食”——白米粥、白馒头、白挂面,逢年过节再加一个白豆腐。

      尽管生活艰辛,但赵家人并未因此放弃养女赵丽坤。每到吃饭时间,赵玉春总是先把饭食嚼碎,再嘴对嘴喂给赵丽坤,一顿饭吃两个小时是家常便饭。而这样的工作,他们已经持续了15年。

      赵玉春说,以前,这些事情主要由妻子做。自从她患上咽喉癌后,自己吞咽都有困难。前段时间,妻子还能喝点牛奶、流食,这两天连水都喝不下去了。

      赵玉春表示,虽然妻子身患重病,但最大的挂念还是养女。没有户口,没有低保、医保,一旦妻子离世,真不知道这个女儿怎么。(完)